歡迎光臨商務印書館,返回首頁
盤點|疫情飆升世界第一,美國電子書或迎來發展時機?
2020-04-08作者:楊子欣新聞來源:百道網瀏覽人次:60

  【編者按】美國近日已成為疫情最嚴重的國家,大眾居家時對圖書的需求達到了高峰。在美國民眾最需要出版業的當下,該國出版業的總體情況如何?疫情會給這里的出版業帶來哪些改變?誰最可能在這場疫情中成為贏家?


  據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發布的實時統計數據顯示,截至美東時間4月7日下午6點,美國新冠病毒肺炎累計確診387547例,累計死亡12285例。紐約州是美國新冠疫情的“震中”,已累計確診138863例,新增死亡病例731例。疫情的蔓延給美國書業帶來不小的沖擊,美國的編輯和作家大多都在紐約,而各地能把書交到顧客手上的零售商,生意也不時處于間斷狀態。

  然而,這場疫情可能也是圖書出版的一次機遇,因為此期間大眾居家,對圖書的需求達到了高峰。除了亞馬遜和其他電商提供的紙質書有所影響外,電子書和數字有聲讀物的銷量反而要比平時好。那么,在美國民眾最需要出版業的當下,出版業的總體情況如何?倘若沒有疫情,出版業又會是何種情形?

  短期慘淡不可避免,部分書店銷售轉移電話/線上


  與其他大多數行業一樣,書業正在屏息靜氣,數著微薄的收益。

  艾莉•森希爾(Allison Hill)于3月1日接任美國書商協會(American Booksellers Assn)首席執行官。她是洛杉磯常住居民,之前擔任帕薩迪納Vroman's書店和西好萊塢(West Hollywood)書湯 (Book Soup) 書店的總裁兼首席執行官?,F在,艾莉•森希爾整天游說政府為書店提供救濟和支持,因為許多書店目前面臨關閉。盡管近幾年一直被吹捧為獨立書店復蘇期,但美國書商協會稱,疫情爆發后,只有三分之一的獨立書店盈利,多家書店都在零售業的大蕭條中關閉了。即使是最成功、最受歡迎的書店,也有些力不從心。

  作為《出版人周刊》(Publishers Weekly)2019年度最佳書店,密歇根州安娜堡市的文人書店(Literati Bookstore)近日眾籌了10萬美元的營運資金才得以維持。

  美國最大的連鎖書店巴諾(Barnes&Noble)已盡其所能維持門店營業。近日,該公司首席執行官詹姆斯•當特(James Daunt)表示:“我們的銷售額增長非常強勁,但公司和書商定會提前做好準備,以應對業務可能陷入停滯的危機。”如果真的發生了,大規模的裁員可能會讓獨立小公司相形見絀。

  疫情的爆發對書店來說有多糟糕?只要問問書業慈善基金會 (Book Industry Charitable Foundation)就知道了。這是一家為低效益書店提供幫助的小型非營利組織,自疫情爆發以來,該基金會已籌集70萬美元,預計近期至少會有1000家書店需要資助,每家至少需要1000美元。

  業內人士認為獨立書店的短期慘淡是不可避免的,特別是店主自己。曼哈頓斯特蘭德(Strand)書店的老板南希•巴斯•懷登(Nancy Bass Wyden),因疫情解雇188名員工的第二天,就向紐約州州長辦公室提出繼續營業的請求。她在網上發表聲明說:“我們堅信,斯特蘭德書店能排18英里長的圖書是至關重要的資源,全世界都可以利用。”如果說有人能體會到政府權力的杠桿,那她就是其中之一。她丈夫是美國俄勒岡州的民主黨參議員羅恩•懷登(Ron Wyden),他們是在俄勒岡州波特蘭市參觀全美最大二手書店——Powell’s Books時認識的,而這家連鎖書店近期也解雇了360余位員工。

  在疫情中挺立的書店,已盡力轉電話銷售或在線銷售轉移,但是仍然面臨著難題。由于書店通常有兩種途徑售書:書店店內銷售,自己配送到路邊存書處或顧客家中。倘若沒有庫存,可以讓幾家全國性的圖書發行公司發貨。這些公司是不可或缺的,目前依舊在營業,但面臨被感染或進一步封鎖的危險。Books & Books書店的老版米切爾•卡普蘭(Mitchell Kaplan)說:“如果圖書發行商關閉,對我們將是一場噩夢。”

  將訂購和送貨轉移到線上來維持運營的書商,銷量則出現了小幅增長,但大多數書商表示,銷量并不及平時的水平。

  此外,疫情還波及到了沃爾瑪和亞馬遜,后者在美國圖書銷售中所占比例高達50%,但已正式“取消”了圖書發貨資格,目前很多暢銷書幾周內都不能發貨。

  隨著書店紛紛倒閉,成千上萬書商失業,而網上零售商報告市場對紙質書的需求卻激增,那么誰來滿足大眾對書籍日益增長的的需求呢?據數據顯示,美國書商協會旗下線上書店——Bookshop.org,流量增長了250%。這是一個線上書店平臺,旨在資助獨立書店,回饋書業。自今年2月上線后,與indies和media合作,銷量增長了400%,收益10萬美元。

  有聲讀物創銷售記錄,電子書或迎來發展時機?


  這個特殊期間,出版界還面臨一個問題——此次疫情是否成為讀者轉而選擇電子書的時機?

  書迷們對電子書并未像亞馬遜CEO杰夫•貝佐斯(Jeff Bezos)在2007年首次推出Kindle時那樣完全接受。電子書銷量一直在緩慢、穩步下降,一定程度上也歸因于可下載有聲讀物的迅速普及。

  電子書和有聲讀物銷售商Rakuten Kobo首席執行官邁克爾•坦布林(Michael Tamblyn),在《出版人周刊》(Publishers Weekly)的一篇文章中指出,自疫情爆發以來,電子書的銷量與在假期時的水平差不多。Libro.fm通過獨立書店銷售可下載有聲讀物,自疫情爆發以來,該公司公布了創紀錄的銷售額。

  如果這些小型零售商都出現了如此大的增幅,那么像蘋果、谷歌、亞馬遜及其子公司Audible這樣的大型數字平臺肯定也會出現增長,只是大型科技公司對公布銷售數字持謹慎態度。美國各地圖書館也紛紛關閉后,就將資源從紙質書轉移至電子書,并投入了大量資金。

  可以看到的是:讀者閱讀習慣發生了變化,盡管這可能只是暫時的。

  出版業從來不是一個快速發展的行業,尤其是現在情勢嚴峻:作家線下活動取消、圖書印刷被擱置、裁員或許即將到來,同時出版人正在退出春季的行業聚會,如2020美國紐約圖書展覽會推遲到了夏季,舉辦地賈維茨會展中心(Javits Center)則成了一家臨時醫院。

  一場關于如何處理現有書籍的大辯論出現了:你是否會像詹姆斯•邦德(James Bond)電影演的那樣,冒著不敢想象的風險去寄送?還是繼續奮力向前,希望社交媒體善待你的努力?

  按照目前出版業冷清的生產和銷售進度來看,哪怕是熱銷書也要一兩年才能上市,這意味著一些熱點不會快速傳播開來。鑒于紙質書出版復雜的商業模式,我們很快就會知道電子書銷售的增長是否會減少紙質出版物的收益了。

  展望未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作家有更多的時間寫作。疫情結束后,可能會發現文稿代理機構那里堆滿了新手稿。那時,可能會沒有足夠的代理商、書商或出版商能收納所有的投稿。

  那么,誰最可能在這場疫情中成為贏家?

  最后一家發行人肯定會留存下來,它擁有鐵桿粉絲,永遠不會缺少客戶,在如此嚴峻的時刻卻能受益,那就是Kindle的發明者和自出版公司——亞馬遜。


 

山西快乐10分哪里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