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商務印書館,返回首頁
圖書搜索:

指花扯蕊:詩詞品鑒錄 精裝

分享到:

定價:¥48.00

  • 著者:120826 
  • 出版時間:2020年05月本印時間:2020年05月
  • 版次:1印次:1頁數:305頁
  • 開本:32冊數:1 卷數:1
  • ISBN:978-7-100-18254-6
  • 讀者對象:詩詞愛好者、古典文學愛好者
  • 主題詞:詩歌欣賞,中國
  • 人氣:13

顯示全部編輯推薦

中版好書榜2020年度第四期上榜好書

江弱水以批評家和詩人的雙重身份講詩論藝,擘肌分理。本書以其家鄉俗語“指花扯蕊”為名,意在將密實的技術分析與發散性的藝術聯想結合起來,鉤深致遠,移花接木,直探詩的藝術秘藏。全書讀來綿密流麗,而又興會淋漓。

顯示全部作者簡介

江弱水,1963年生,安徽青陽人,香港中文大學哲學博士,浙江大學教授。著有《詩的八堂課》、《古典詩的現代性》、《湖上吹水錄》等。兼寫詩與隨筆,有詩集《線裝的心情》,隨筆集《陸客臺灣》、《賴床》。

顯示全部內容簡介

《指花扯蕊:詩詞品鑒錄》為2017年央視“中國好書”《詩的八堂課》姊妹篇。本書從李、杜、蘇、辛直到魯迅,選取十一位詩人的近百首詩詞,對作者的奇情異想與作品的驚采絕艷,加以細讀和妙賞。以精到的文本分析見其才,以豐富的文獻征引見其學,以超卓的文學評判見其識,可謂不拘一格,迥異時流。
作者簡介:

 

顯示全部目 錄

李白:口吐天上文 / 1
歷史的高光時刻——醉中能醒—無中生有——空間的縮地術——時間的變頻器——修辭的頂真格——如從空中來
杜甫:鮮榨的春天 / 29
老杜春來也撒嬌——寫意與工筆——連章又續篇——盡俗也盡雅——繁文綺合的丹青——乞借春陰護海棠——春色嗾人狂更狂——古典的繁花開不下去了
韋應物:佛系的深情 / 59
卻愛韋郎五字詩——打著降旗的凱旋——隱士迷蹤——零度寫作——梧桐半死,方有述哀——慈愛滿眼,可想可掬
蘇軾:一笑開天容 / 87
牛屎是回家唯一的方向——活水還須活火烹——天容海色本澄清——海棠香國的美人——荔枝的感官盛宴——忒巧了,也就不好了——每事俱不十分用力
李清照:花中第一流 / 117
《減字木蘭花》——《丑奴兒》 ——《攤破浣溪沙》(一)——《攤破浣溪沙》(二)——《小重山》 ——《永遇樂》 ——《聲聲慢》
辛棄疾:金印、紅粉、青山 / 147
辛帥的老干部體——一條死去活來的龍——當猛虎細嗅薔薇——眼高手辣,腸熱心慈——腰間金印,頭上貂蟬——莫從墨鏡看紅顏——一江春水向東流
姜夔:一個人的情人節 / 177
《鷓鴣天》五首——丁巳元日——正月十一日觀燈——元夕不出,元夕有所夢——十六夜出
元好問:感極令人哀 / 199
鑒于歷史風塵滿面的鏡子——劉項開打,阮籍開罵——春天的伴手禮與傷心淚——世界在黑暗彌密的鐵圍山中——滄海橫流中的文化昆侖——天機重啟于一場大雪
龔自珍:十萬珍珠字 / 227
夢中的化學反應——把落花寫得像炸雷——愛與死與華茲華斯——字字雙的文字花樣——十七歲少女的單車
蘇曼殊:微命作詩僧 / 251
好個和尚, 忒煞風流——從人看我, 臨水照花——亦怨亦親,無愛無嗔——以情求道,在欲行禪——做白日夢,患單相思——赤子之心,寵兒之性
魯迅:兩間馀一卒 / 279
此老固無所不能耶?—— 《楚辭》用作密碼本——精算師才是魔術師——現代舊詩的絕唱
附錄:本書鑒賞篇目 / 297
后記 / 303

顯示全部精彩試讀

姜夔:一個人的情人節(節選)

《鷓鴣天》五首

杭州有一條馬塍路,在西湖與西溪之間,不長,也不寬。我偶爾走過這條路,就會想,在這附近的某個地方,曾經葬著一個人,連同他的遺恨。
南宋詞人姜夔,號白石道人,兼工詩、書、樂,以布衣終。他生平有一段情事,銘心而刻骨,常于其文字中露出鱗爪,而總是語焉不詳。半個世紀前,陳思與夏承燾細細尋繹鉤沉,終于使這段情緣較為完整地浮出水面。大致的情況是,姜白石早年曾客居合肥,與一對善彈琵琶的姊妹相遇并結緣,卻因生計不能自足而不得不游食四方,遂無法廝守終老。這成為白石心中長存的隱痛。他的思念、渴望、愧疚,又無從對別人訴說,除了真正的知心朋友略知一二。夏承燾說,“其孤往之懷有不見諒于人而宛轉不能自已者”,只有借文字影影綽綽地透露一點心事。他詩中提及此一情事的,唯《送范仲訥往合肥三首》絕句。第一首“客夢長在江淮間”已逗斯旨,第二、三首云:

我家曾住赤闌橋,鄰里相過不寂寥。
君若到時秋已半,西風門巷柳蕭蕭。(其二)

小簾燈火屢題詩,回首青山失后期。
未老劉郎定重到,憑君說與故人知。(其三)

仍復欲言又止。寧可提到“鄰里”,寧可稱為“故人”,也不直說“伊人”。但明示“我家”,何等親切;“小簾燈火”,何其溫馨。“劉郎”用劉晨、阮肇天臺遇仙事。既成眷屬,復又訣別,而求復合,卻再也無路可尋,這正與白石的離情別恨如出一轍。“劉郎相約事難諧,雨散云飛自此乖”,故“回首青山”是對天臺桃源的瞻望弗及,“失后期”卻有多少尷尬、疼痛和唏噓。但是,就讓仲訥君幫我帶一句話給你吧:我一定會重新回到你身邊的。內斂的語調,恒定的信念,真是淺語深衷,溫柔敦厚。
周煦良曾有短文《讀詩小識》,盛贊這兩首絕句“性靈與神韻兼而有之”。他尤其細說最后一首的神秘的魅力:

奇怪的是,第二句引用了一句俗喻“青山不老,綠水長流,后會有期”,第三句用了一個熟典而且是不太切合的熟典,應該說不算好詩。但我每次吟誦到第三句“定重到”后,第四句只能讀出“憑君”二字便喉嚨堵塞,讀不下去。難道是因為我知道作者的身世比他當時知道的還要多,因而為他傷感么?還是因為“定重到”是仄平仄,使我在吟誦時不自覺地要重(音仲)讀這三個字,于是抑制著的情感到了下面“憑君”兩個平聲字便如開了閘的洪流一樣傾注到下面“說與故人知”上?是不是如此呢?這里面究竟多少屬于客觀分析,多少屬于主觀臆測,確是很難說的。

錢鍾書說,中國文人向來是文以載道,詩以言志,而詞則用來言詩中言不得的志。白石這兩首詩,仍屬于“言不得”而“言”之。而他的詞中,據夏承燾《姜白石詞編年箋?!返难芯?,與此情有關的有二十二首之多,占其全部詞作的四分之一,足見其縈心不忘。前人多因不曉本事,常常責其費解,王國維譏為“白石有格而無情”,顧隨也批評道:

白石等總不肯以真面目向人,不肯把心坦白赤裸給人看,總是繞彎子,遮眼,其實毫無此種必要。
白石太愛修飾,沒什么感情。白襪子不踩泥,此種人不肯出力、不肯動情。姜白石太干凈,水清無大魚。

在姜白石之情事被偵破之前,也難怪要招致這樣的批評?,F在我們知道了,姜夔用情之專之深,在兩宋文人中只有陸游差堪比擬。這也使得他的詞具有極為感人的品質,即像陸游“喚回四十三年夢,燈暗無人說斷腸”一樣的吞聲之恨。他那濾滓提純式的“干凈”,他那制謎射覆式的“繞彎子”,既出于藝術上的修能,也因為生命里的隱衷。那種令人揪心的節制,正是顧隨評陸游《菊枕》詩所說的:

不能說而說出一點,真好。

說出更多的,或如周煦良所說“最為沉痛”的,是姜白石寫于宋寧宗慶元三年(1197)正月的一組五首《鷓鴣天》。這一年,從夏承燾所推定,白石四十三歲,在今天是中年,而古人已自視老年了??墒?,他生命中那段刻骨的愛情所呼喚起來的深沉的情感、委曲的心理,那隱隱跳動的脈搏、漸漸急促的呼吸、升高的血壓、失眠與強忍的淚,縱然隔了八百多年,依然鮮活如昨。
下面,我將這組詞試做一番演繹。這五首詞,有所感,有所思,輒有所作,并非早有預謀而加以整體設計的作品,卻又有著內在的統一性。一個詞牌,往往重復的韻腳(如“悲”字、“歸”字、“知”字),都說明在這一段時間里,像法國詩人瓦雷里寫《海濱墓園》時一樣的情形,詩人的心頭老是回旋著一段沒有內容的旋律,揮之不去,執意占據著心靈。白石所做的,正是本來意義上的“填詞”。





 

山西快乐10分哪里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