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商務印書館,返回首頁
圖書搜索:

水流云在——張元濟孫女的自述(增訂版) 平裝合璧之書

分享到:

定價:¥48.00

  • 著者:183352 
  • 出版時間:2020年08月本印時間:2020年08月
  • 版次:1印次:1頁數:448頁
  • 開本:32冊數:1 卷數:1
  • ISBN:978-7-100-17737-5
  • 讀者對象:普通讀者,張元濟研究者
  • 主題詞:張瓏,回憶錄
  • 人氣:30

顯示全部編輯推薦

“把論文寫在祖國的大地上”——社會大轉型中的中國知識分子
現代出版大師張元濟嫡孫女、中國第一部英文建筑雜志創辦人、共和國第一代知識女性張瓏先生的珍稀歷史記憶
 


張瓏先生青年時代為北京大學英語教師,她熱愛教學、勤懇敬業。在下放湘西山區期間,為山區學子編寫英語教材以做好教學工作;改革開放初期,又創辦并主編了我國第一部英文建筑雜志,成為中外交流與合作的使者。張瓏先生的回憶,充盈著柴米油鹽般的生活細節和販夫走卒類的眾生百態,猶如靈動的水彩畫,生動還原了從上海到北京,從近代到當代,中國社會近百年演化變遷的場與景,她的文字溫潤如玉卻力透紙背,行云流水中包羅萬象,常以寥寥數筆,于無聲處描寫出大歷史的深水波瀾。
“合璧之書”的兩位作者——張瓏先生和李瑞驊先生,是一對相伴五十多年的幸福伴侶。張瓏的丈夫是享譽世界的鋼結構大師,人民大會堂鋼結構的設計者。他們一個學文,一個學工; 一個是溫和嫻靜、腹有詩書的大家閨秀,一個是陽光俊朗、多才多藝的歸國學子。他們積極投身于新中國建設,在各自的工作中辛勤耕耘、無私奉獻。他們為人均極為謙和、低調。他們一起經歷共和國的風風雨雨,一起承擔家庭和個人命運的起起伏伏。在共同走過的半個多世紀,“從未鬧過矛盾、吵過架”,是世所罕見的美滿婚姻典范。
兩書寫作風格一剛一柔、相得益彰;兩書所記載內容,也互參互補、相映成輝,兩書“合璧”,呈現出一種妙不可言的陰陽互濟、回味悠長。





 

顯示全部作者簡介

張瓏(1929—  )譯審(教授級),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專家。
1929年出生于上海,原籍浙江海鹽。先后就讀于上海中西女子中學,上海圣約翰大學英文系。1951—1969年在北京大學西方語言文學系任教。1969—1970年在河南秦屯干校下放勞動。1971—1973年在湖南黔陽師范學校英語科任教。1973—1994年任職于中國建筑設計研究院建筑情報研究所,創辦英文刊物《中國建筑》,任主編。
編有中英對照《住房城市規劃與建筑管理詞匯》,譯有十冊《中國古建筑大系》中之三冊——《皇家苑囿建筑》《文人園林建筑》《禮制建筑》等,著有《風清月明:張元濟孫女的回憶點滴》等。

顯示全部內容簡介

本書是張瓏先生的回憶錄。作者以其特殊的身份背景和人生經歷,細致入微的觀察,平和沉靜細膩的文筆,記述了自己的成長歷程:在上海極司非而路40號、廬山牯嶺中路118號A、上海上方花園24號的家庭生活和中西女中、圣約翰大學等地的求學生涯;在北京工作后在北大任教,下放干校,在湖南黔陽教書,擔任雜志主編及退休后的多彩生活等一生經歷的品味與感悟。
作者擁有獨特的人生體驗,從其普通而又不凡的個人生命史可以窺見到上世紀30年代起至今變動不居的社會和時代的縮影。

顯示全部目 錄

第一章 家庭背景 
極司非而路 40 號  
牯嶺中路 118 號 A  
上方花園 24 號 
第二章 求學的年代  
中西小學  
中西女中  
圣約翰大學 
第三章 步入了高等學府  
進京  
在老北大工作的一年  
燕園均齋 
教學
1956 年的學習氣氛  
政治運動的年代 
第四章 攜手五十五載 
甲五樓 
乙三樓 
第五章 告別北大  
第六章 下放干?! ?br />第七章 湖南黔陽  
黔陽師范  
回家  
重執教鞭  
苦與樂  
出入湘西  
還京  
第八章 翻到大變化的一頁 
變之一:工作  
變之二:住房 
變之三:有客自境外來 
變之四:西出國門 
第九章 感慨萬千話交流  
編寫中英對照《住房城市規劃與建筑管理詞匯》  
十年辛苦編雜志 
第十章 我的退休生活 
還鄉 
不能落伍  
病痛  
祖國山河多美景  
寫回憶錄  
第十一章 十年后記 
317 個日日夜夜  
自我救贖 
祖父誕辰 150 周年紀念  
還原被歪曲的史實  
絮叨話往事:悼念堂姊張祥保

顯示全部精彩試讀

1祖父崇尚儉樸,經常教育晚輩勤儉節約。雖說那時家里有花園洋房,但無絲毫奢侈浪費之惡習。勤儉持家之風貫穿在我們生活的每一個方面。從最小處說,繩子、紙片都是不允許浪費的。祖父的書桌里有一個抽屜專門用來放繩子,凡是有包裝物品用過的繩子,都繞起來放入抽屜以便重復利用。大小紙片也都收起來,用以寫便條、記事等等。敬惜紙墨成為我們全家至今遵循的習慣。祖父廣交四方人士,每天都會收到大量信件。他把信封積累起來,每過一段時間就會讓家人做一次“翻轉信封”。所謂“翻轉信封”,就是把收到的信封拆開,翻過來重新粘貼好,再次利用。做“翻轉信封”的程序是先把信封拆開,再翻過來疊平,用漿糊粘貼,然后用書或其他重物壓上,待漿糊干后即可使用。母親、蕭媽媽、祥保姊姊都會參加這項活動。我也總想加入,但往往因為瞎搗亂而不被接納。這一活動就是在樓梯平臺進行,信封都攤在大圓桌上,參加活動者都圍桌而坐。如今細想起來,祖父當年收到的信封中不乏一代名人的來信,如梁啟超、熊希齡、傅增湘、胡適等等,不一而足。信封上留下的是他們的手跡。如果能把這些信封保存至今,其價值當大大超過重復利用的價值。

2學生都是十七八歲的孩子,有相當濃重的鄉音。黔陽地區有十個縣,由于大山的阻隔,各個縣的口音有很大的區別,因此他們的英語發音受鄉音的影響也各不相同。他們都是天真純樸而又好學的孩子,使我對他們的學習環境感到格外的痛心。他們沒有英語教材,又缺乏適當的教學方法,如何才能讓他們學到一點基本的英語呢?我開始自編教材,就是編一些簡單的日常用語。詞匯都是簡單的基本詞匯,盡量選用單音節詞。語法都是從頭講起,如現在時、現在進行時等等。吳文中是教學組長,他給我很大支持。也不知他從哪里找來一架老得不能再老的 Underwood 牌英文座式打字機,放在我的屋里。瑞驊為這打字機擦拭了一遍,并加了一些油,打起字來可以略微靈活一點。我就用它打自編的教材講義,發給學生。上課時,我盡量帶學生朗讀,幾乎每堂課都做聽寫,盡可能在堂上用簡單的英語問答,讓他們逐漸習慣于用耳朵聽,用口說,而不是學一些干巴巴的“無聲”的“啞巴英語”。就這樣,好不容易挨到了 1971 年的暑假。我請學校領導批準我回北京多待一段時間,因為我要設法到北京大學去搞些教材來。征得了領導的同意,我回北京后從祥保姊姊處借來了北大一年級的教材。那時沒有復印機,我只能一字一句地抄,直到暑假過完以后,我才回到黔陽。

 

山西快乐10分哪里买